遊戲王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5920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後記

 昨天看了一部電影,女的問男的:“你覺得世界上最殘酷是什麼?”   男的回:“是生活。”   其實,無論幸福或不幸福,生活也從方方面麵包圍了我們,顯示著它的殘酷與現實。當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,我們,便長大了。   長大了。不能簡單的笑,不能放縱的哭。不能這個,不能那個。   這,也許就是生存。   這樣說起來,人類真是遲鈍的生物。   可不是麼?!   DISCOVERY裡,所有動物在它出生之後,開始跟兄弟姐妹爭食的時候,大概就意識到了生存的殘酷。   而我們是多麼遲鈍,在世上生活了二十幾年後,才意識到這個一直存在的真理。   好吧,我承認。   是我的思維太發散了,所以才會這麼遲鈍。   這樣看來,遲鈍也是有好處的?   最近,泰國的政變,孟買的連環恐怖襲擊,希臘的暴動……   事實上,時局的動盪其實不過是一部分人在革命,不同利益體之間的博弈。   革命。在我所知的有限的歷史知識裡,革命,總與自由聯繫在一起。   為自由而革命。對現行的政治體系、社會生活不滿,渴望自由,爾後革命。   可是,革命真的會帶來自由麼?   突然想起物理學上的一個經典定律:沒有絕對的靜止,只有絕對的運動。   我想,革命也同樣如此:沒有絕對的自由,只有絕對的動亂。   不然為什麼所有的革命過後,那些期望“自由”的革命者,仍舊會立刻建立起一個新的政治體系與制度?仍舊會期望社會穩定?   穩定與自由,從絕大部分意義上來說是相對的。穩定,既有約束,有牽絆,有制度,有糾結,它在自由的彼岸。所以,絕對的自由是不存在的。   說起自由與革命,又想起裴多菲那首著名的詩句: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。若為自由故,兩個皆可拋。   真是這樣嗎?也許,自由只是人們心中美好的願望。不然,為什麼幾乎所有的人都要歷經結婚生子的過程。婚姻即是牽絆,責任即是約束,所有均與自由無關。   裴多菲是匈牙利著名的戰士和詩人,在革命中犧牲。的確,他就像他寫的那般,為了自由拋棄了所有。那麼,他就真的得到了自由麼?死亡了泯滅了就會自由麼?   我在想象,他滿目瘡痍的屍體被戰友拖到集體埋葬坑,曾經高昂的頭顱在拖逸中與山石發出“砰,砰,砰”的碰撞聲,威嚴的軍裝變得破爛不堪……   此刻,他生前曾經的尊嚴、感情、激情、理想,統統隨著軀體的死亡消失殆盡。   革命。自由。只不過是不同利益體之間博弈的藉口。   不過,與我無關。   與我無關!因為我處在一個和平的地方,和平的年代,雖然有地震這樣的天災,不過並不影響我的生活與其餘種種無聊的東西。   在這樣的陽光明媚的午後,我坐在二樓花園裡寫字、喝茶、曬太陽,而貓咪就在我周圍不停的轉悠,像是想要跳到一樓的大花園裡。   它時而跳上桌子歪著頭看看我,對著計算機屏幕一陣抓撓;時而抱著我的腿一陣啃咬,你一抬腿,它就跳開一丈遠,你一掉頭,它就又撲咬上來,仿佛你的腿就是它的戰利品;而時而它又會抱著椅腿一陣撓抓,留下尖銳的劃痕,表示著它曾經來過,就像旅遊景點門廊柱頭上的“某某某到此一遊”。   總之,是隻活力四射、頑皮搗蛋的淘氣貓。這隻貓,家裡人給它取名“回鍋肉”,所謂“回鍋肉”是一種四川特有的食物,全因為本帥哥我愛吃,所以家裡的傭人每天都做。連續吃了十多年後,家裡人已經將這種食物深惡痛絕了。   當然,他們討厭的只是回鍋肉本身,對於貓咪,終究還是喜歡的。   回鍋肉在我身邊四處晃蕩的時候,我突然想到前兩天在某蛋網上看到的一段視頻,一個八個月大的嬰兒的一天。   非常忙碌的一天。全程除了吃飯便便以外,他就一刻未停。不停的在房間裡爬來爬去,摸摸這個,抱抱那個;從房間的這一邊爬到房間的那一邊,又從那一頭爬到這一頭,還好他不是蜘蛛俠,不然他一定會爬到吊燈上去盪鞦韆。   敢情這房間都完全用不著打掃了,只消把他放進去兩個小時,他一定會將房間裡的所有角落都爬的乾乾淨淨。   回鍋肉又跳過來,抱著我的腳開始啃咬了。   而我就這樣靜靜的坐著,眼睛一刻不離的盯著計算機。   忘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愛運動的了。喜歡躺著看一本書,抑或坐著品一杯茶,更多的時候是對著計算機一整天。   於是,青春就在這樣的靜坐間溜走了。  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與弟弟妹妹一同出去的時候,他們會嬉笑的叫喊:“哎呀,你們這些老年人了……”   啥呢?!剛想強烈抗議一番的時候,他們已經開始熱烈的討論最近的哪首新歌好聽,某某明星超酷……   我才發現我根本插不上話,才發現那些青春時代我也曾熱衷的東西,已經慢慢淡出我的視線了。   是麼?我不再年少。   朋友之間的聚會開始減少,各自開始組建各自的家庭,各自開始打拼未知的明天。   借用張悅然的一句話:我已不能,讓青春連著陸地。   回鍋肉仍在不遺餘力的四處遊蕩嬉戲,我突然在想:貓咪過了青春期之後會是什麼樣子的呢?   或許它不會和我一樣茫然失措吧,畢竟,它只是一隻不愁吃喝,每天除了睡覺就是忙著在花園玩耍的小貓。 全文完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