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604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第九章 怪物

據說有一個考古學家的老婆有了外遇,被發現後她當即提出離婚。   考古學家同意了,但條件是兩個人來頓最後的晚餐。一般而言,識相的都知道準沒好事,但是他老婆投奔自由心切,欣然點頭。   結果是喝了含安眠藥的酒死睡去了。   於是她偉大的老公把她綁在地下室,每天按三餐灌給她香油,數星期後,一具新的木乃伊標本就這樣誕生了!而那位考古學家將這個木乃伊捐贈給了博物館,直到他老死後十多年才被發現。   我不清楚那具每天灌香油灌出來的木乃伊會是什麼樣子,但大概能夠想象出來。   香油不能被人體直接吸收,在沒有任何營養輸入的情況下,人類會一點一點逐漸消瘦,變得乾癟,但卻絕對不會很快的死去。而內臟由於充斥滿香油,倒是起到了防腐的作用,於是人在痛苦中存活者、煎熬著,直到失去最後的意識。   眼前的坑洞裡也有木乃伊,不,應該說只有木乃伊。密密麻麻的殘肢斷臂、頭顱、身軀胡亂的扔在坑裡,全是人類的,完全不知道究竟有多少。   這些東西無一例外,全都缺乏血色,只剩下乾癟的皮肉和骨頭,其中的血液早就不翼而飛。像是被吸血鬼吸了個乾淨似的。   其它人見我愣在原地,一動也不動,臉色很難看的模樣,也走了過來。只是看一眼而已,那慘不忍睹的場面就令他們忍受不了,轉過身去。   宋茅和李康滿臉蒼白,只覺得胃部在抽搐。而依依更是不堪,畢竟是女孩,雖然在這詭異的學校待的很久,見過的血腥也多,可如此直觀的恐怖效果還真沒有遇到過。她剛一轉身就捂嘴吐了出來。   我看了她一眼,從兜裡掏出一張紙巾遞給她。   “謝謝。”依依用力撫摸了下胸口,那高聳的雙峰很是誘人,“這是什麼?”   “木乃伊的殘骸。”我敷衍的回答。   “看起來倒是真的很像木乃伊,一樣的乾枯,一樣的缺乏水分。”她不敢再看坑下的景象,“不語同學,你說這些會不會是學校專門用來丟屍體的萬人坑。”   “確實是萬人坑,但丟的我想可能不是同學的屍體。”我一直觀察著坑裡的東西。   “不是同學的,那還能是誰的?老師的?”她睜大了眼睛。   “那怎麼可能。”我搖頭,這些殘肢斷臂都是自然割裂開,而這個學校死掉的學生全是非正常死亡,死相千奇百怪、各有不同,也和坑洞中屍體的死法沒有雷同之處。   就我看來,雖然坑裡的人類同樣被割的亂七八糟,可死亡的途徑卻是不一樣的。   想著我就小心翼翼的來到坑邊,準備下去看看。   “你要幹嘛?”依依急忙拉住我。   “當然是下去找具屍體看清楚。”我用輕鬆的語氣答。   “那麼噁心的地方你也要下去?”她用力搖頭,“我不準。”   我轉過頭,神情嚴肅的看著她,“這底下,或許有我們逃出去的關鍵。我必須下去。”   不只是逃出去的關鍵,說不定還能找到這個學校成立的原因,以及他們究竟是怎麼讓本已經死去的孩子出現在家長面前的。   依依還是搖頭,我皺了下眉,“放開。”說著就掙脫她爬了下去。   依依又是一跺腳,嘴脣使勁的一咬,也跟著爬了下來。   “你幹嘛!”我死死的盯著她,“這可不是去玩。”   “哼,我才是社長,我有義務保障每個社員的安全。”依依被臭味熏的又快要吐了出來,“你這個小小社員居然敢老是一副臭屁的樣子挑戰我的權威,實在太可惡了。”   “就算這樣,你也沒必要跟我下來啊!”我有些無奈,果然,女孩的心思我實在難以理解。   “要你管,作為社長,以身作則是應該的!”她努力做出欠揍的表情,不過配上文靜的臉,卻顯得極為可愛。只是四周實在太臭了,她的眉頭立刻又低了下來。   我暗自嘆了口氣,心裡一軟,從兜裡掏出一樣東西遞給她,“拿去,噴一點在鼻子上。”   她瞪了我一眼:“這是什麼?”   “經過深度加工的含香草,可以抑制臭味。味道鮮美,適用範圍廣,是居家旅行必備的物品。”我打著哈哈。   依依又瞪了我一眼,這才接過來,噴了一點在鼻子周圍,頓時一股清新的味道將附近的惡臭給掩蓋了起來。她的表情舒服了一些,看我的眼神卻變了,變得很古怪。   “你,很奇怪,還很神秘。”她說出了結論,然後咬緊嘴脣跟著我向下爬去。   ※※※※   這個屍坑並不高,只有三米多而已,明顯是粗製濫造的東西,坑周圍有挖掘的痕跡,而這些痕跡現在卻成為了可供我們攀爬的地方。   三米高度很快就下去了,我瞅到一塊可以落腳的平台,示意依依站上去。我也隨即站到了她身旁。   周圍滿滿的全是屍體,那些乾枯的四肢如同樹的枝幹一般隨意扔在地上,根本就數不清到底有多少。只知道密密麻麻的,視線範圍中只有屍體。   我從兜裡掏出一雙解剖手套,就近將一根斷手撿在手中仔細打量著。   依依噁心的皺了皺眉頭,心底深處涌上一絲好奇,“你的兜裡究竟裝了多少東西啊,怎麼什麼都有?”   “個人愛好而已,例如有人喜歡相機,有人喜歡美女,也有人喜歡計算機,而我就是對解剖物品感興趣,所以就適當的收集了一些隨身帶著。就只有這兩樣,其它的便沒了。”我敷衍的解釋著,眼睛絲毫沒有離開過手中的那條斷臂。   這斷臂的切口是用鋒利的刀切開的,而又換了幾個軀幹來看看,正如同我的猜測一樣,這些人的死亡原因完全相同。   所以,就讓我更迷惑起來。   “不語同學,你覺不覺得,這些屍體有些奇怪?”依依強忍著反胃看著四周的屍體,“這些屍體就像是百貨商店廢棄掉的塑料模特兒,換下來後就亂七八糟的扔在了垃圾場裡。”   我心裡猛地一跳。對!這句話確實說到了點子上。這裡的屍體可不正是像某種實驗失敗後的情景嗎?   我聲音低沉,為自己的猜測而震驚,“依依,你有沒有聽說過複製技術?”   “當然!”依依一驚:“你是說這所學校在暗地裡進行人類複製?對啊,這樣就能解釋為什麼死掉的人依然能出現在家長的面前了。”   吃驚了一會兒,她又隨即搖頭:“也不對啊,人類的科技哪有成長到那麼高的地步,雖然我對科學不太感興趣,可也知道思想和記憶是不能複製的。而且,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科技能夠將人在短短的半年之內,從胚胎催長到十多二十歲的地步。”   “這點我也清楚。”我點頭承認,“我也覺得不像是複製,複製技術我稍微懂一些,至少從手法上看,這些屍體上絲毫沒有複製的技術痕跡。”   突然,一個微微的呻吟聲從不遠處傳了過來。我和依依頓時被嚇了一大跳!   和她對視一眼,我們順著聲音的來源看了過去。只見層層屍堆中,有一個畸形的東西在屍體裡顫抖著。看不清楚那東西究竟長什麼模樣,可就是不像人類。   我們側耳傾聽著它的呻吟,聽了許久,居然聽懂了。   “救我。好痛啊,救我!”那東西發出的聲音斷斷續續結結巴巴,但卻真真實實是人類的語言。   去救,還是不去救?這是一個問題。不過那玩意兒會說人話,說不定能告訴我們事情的真相。   “不要去。”依依見我猶豫的眼神,立刻出聲制止道:“說不定那是個陷阱。你看看它,根本就不像人類。”   我緩緩搖了搖頭,“不是陷阱,而且,會說人話的不是人類是什麼?”   “可!可!”依依解釋不出來,於是潑辣的用力拉著我,“總之它不可能是人類,人類再畸形,也不可能長成那副模樣。”   “那,賭一賭,輸家要給贏家兩百塊。等我把它抬過來,謎底就揭曉了!”我狡猾的一笑,掙脫她的雙手就向聲音的來源處走過去。   坑底沒有路,不過一層一層的屍體累積的很結實,踩上去並不會往下掉,只是走起來有些噁心和費力。那長相怪異的生物離我大概有十多米的距離,就著昏暗的星光,只能看到具體位置和模糊的形狀。   等走近了,我才將它的全貌看清楚。這一看頓時讓我大驚失色!   乍一看,這生物長得像是一隻背著重殼的蝸牛,整個軀幹都扭曲在殼下。靠近了一瞧,才發現那所謂的殼,有些像是人的背脊,只是彎曲的幅度很大。   “哇,哇,夜不語,你是夜不語!”那個怪物語氣興奮了起來,“快救救我啊!痛苦的要死!你一定要救我!”   這個聲音聽起來有些熟悉。我強忍住噁心,蹲下身去找怪物發聲的器官,可怎麼找都沒有找到。   “我的頭在下邊,快幫我翻一個身。”那聲音急道。   我撓了撓頭,看起來這東西還真認識我。奇怪了,如此有個性有造型的生物,只要看上一眼都覺得噁心,如果我真看到過,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呢?但自己,是真的挖空心思也想不起它怎麼認識我的。   “你怎麼會認識我?”沒有忙著替它翻身,我謹慎的問。   “你把我翻過來就知道我是誰了!”它聲音開始歇斯底裡起來。   我覺得自己快要瘋了,居然和一個非人類生物交流,那東西不但說認識自己,還斬釘截鐵的說自己也認識它。那好吧,我倒要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認識它。   於是我抓住那像是蝸牛殼的背脊,用力的一翻,好沉重,這一翻居然動也沒動。   “嘖嘖,好噁心的東西。”一個聲音從身旁傳了過來,我回頭一看,居然是張國風等人。   依依指著那怪物評價道:“遠看都覺得醜,現在靠近一看,更醜陋了。越看越噁心!”   “你們怎麼都來了?”我責備道:“就沒留一個人在上邊放風嗎?”   “老大,胥陸在上面。”張國風嬉皮笑臉的向上指了指,“我們等了很久都不見你們上來,有些擔心,就都下來看看。”   “算了,來的正好,幫我把這東西翻個身。”我吩咐著。   我們四個男人立刻動起手來,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那怪物給翻了過來。當所有人看到蝸牛殼下邊的東西時,全部都驚呆了。   那是一個怎樣的玩意兒,沒有詞彙能形容的出來。   大概的看得出是人類的外形,只是這個人的身體似乎沒有骨頭,像蛇一般被拉升扭曲,它的背脊高高隆起,貌似駝背者的脊梁骨,只是這脊梁骨膨脹了數倍,如同蝸牛殼一般呈旋轉狀。   它的脖子也很長,脖子根部正好抵住大腿根。而它的大腿就像剛從攪拌機中出來,已經被緊緊的攪成了一團,只能隱約的看出左右腿的分布,而完全看不出腿的形狀了。現在的腿部,更像一隻烏龜的尾巴。   在它的脖子根部還有兩團柔軟雪白的東西,仔細一看,居然是雌性生物的哺乳器官,上邊沒有一絲毛,完全就是人類的胸部。只不過原本應該形狀姣好,迷倒千萬雄性的胸部長在這生物的兩側,卻令人感覺更加的噁心非常。   “哇,你是張國風。哇哇,你們快救救我啊!”怪物又叫了起來。   我們終於確定了,這東西原本肯定是個人類,而且是女性。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它的發聲器官,是在長長的脖子上掛著的一個像足球般的東西。   那是個頭顱,人類的頭顱。在它的頭顱上還有一張清晰的臉孔。   張國風和我一看清那張臉,都吃驚的臉色大變,好半晌說不出話來。   “它究竟是什麼,貌似認識你們兩個的樣子?”依依狐疑的問。   “她叫夏雨,在今天中午的時候還只是個普通的女孩子而已,和我們倆一起進學校的。”我苦笑著,偏過頭不忍再看那怪物的臉:“只是不知道她為什麼搞成了這樣。”   “什麼!”依依等人大吃一驚,“它真的是人類。”   我輕輕點頭,走到怪物的頭顱前問:“夏雨,你身上究竟是發生了什麼?”   沒想到它破口便大罵了起來:“我怎麼知道!我中午的時候找到了校長周華苑那老不死的,他開始還裝作周五正王的龜孫子模樣,滿臉嚴肅。可一等我開始脫衣服的時候,他就把臉上的面具給扔掉了,走過來一把抱住我,將我拉進了辦公室旁邊的房間裡。   不過,實在看不出來那傢伙年齡不小,功夫還真不錯。”變成怪物的夏雨“嘖嘖”的發出一連串兒童不宜的怪叫,繼續講道:“沒多久我就被他弄得暈了過去。   可在暈前的一剎那,我感覺有什麼東西刺進了脖子裡,然後全身便是一片冰冷。仿佛身體中的血液統統順著脖子上刺入的地方流出。等我一覺醒來,已經被扔在了這個鬼地方。”   它努力的抬起頭,“我覺得自己的身體很不舒服,而且完全不聽指揮。你們幫我看看,我的身體究竟怎麼了,是不是骨頭斷掉了?”   這可憐的女孩,看來完全都不知道在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。它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怪物,或許,這樣更好。如果在它面前有一面鏡子,論誰都會第一時間自殺吧!   我假裝將它檢查了一番,然後做出肯定的樣子:“不錯,你的身上有幾根脊梁骨斷掉了,要送到醫院緊急治療。”   “那,快點送我去。我老爸老媽很有錢的,他們一定會給你們很多感謝費。”   夏雨喘著氣,像是說話也會費很大力氣似的,“打電話叫他們來接我,該死的,我一定要找律師告那個周華苑強姦。哼,不放我出去,老娘一直要告到這所學校倒閉。”   我們五人無奈的對視了一眼,彼此眼中都有一種深深的沉重。   “夏雨,你仔細想想,你暈過去後究竟還發生過什麼?”直覺告訴我,她變成現在的模樣,肯定和萬人坑中這些殘破的屍體有很大關聯。   “不太記得了。”它不怎麼合作:“叫你們快去打電話叫救護車,你們快去,你們怎麼還不去?”   沒有人移動腳步,只是看向它的眼神裡帶著悲哀。   “你們怎麼這麼看我?”女人是很敏感的生物,它似乎意識到了什麼,“在我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?真的只是脊梁斷掉那麼簡單?”   “你先回答我,你睡著後有沒有察覺到什麼?”依依也覺得這個問題很重要。   “不,是你們先告訴老娘。老娘究竟怎麼了?”夏雨怒瞪著她,“而且,你這個臭婆娘是從哪裡冒出來的,我憑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!”   “夏雨,回答我們。我們馬上就去叫救護車。你要知道,我們和你並沒有太多交情,這個世界,有所給予,才會有所得到。”我用低沉的聲音說。   怪物眨了眨眼睛,似乎在考慮,頓了好一會兒才道:“聽你們這麼一問,我好像記起了些東西。其間我確實是有小小的清醒了一會兒,看到周華苑和幾個老師抬著我走進了一個很大的地下室,那個地下室很原始,天花板上垂下了許多樹根一樣的玩意兒。   那個地下室的正中央有一口棺材,他們那些混蛋面無表情的就將我塞進了棺材中,然後我又暈了過去。”   棺材?一個長滿樹根的地下室?   我敏銳的感覺,這或許就是整個學校最重點的地方。更有可能就是事情的關鍵。   “好了,該告訴的都告訴你們了。你們這些傢伙還不去叫救護車?”夏雨再次歇斯底裡起來。   “你等著,我們這就去叫。”我滿臉苦笑,示意大家從坑裡爬上去。   張國風故意落到了最後邊,等我們全都爬上去的時候,一聲凄厲的慘叫劃破了夜空。許久後,他才滿臉黯淡的上來。   “你殺了她?”我淡淡的問。   “我殺的是它,不是她。”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衣服皺巴巴的,卻沒有一絲血跡,只是雙手不斷顫抖著。   我面無表情,“第一次殺人的感覺怎樣?”   “我殺的是它,不是她。它只是個怪物而已,殺了它,也讓它解脫了。不像我們,還要承受痛苦。”   張國風突然捂著臉哭了起來,這個自稱男子漢的男孩全身都在顫抖,哇哇的哭得像個小孩子,一個脆弱的在害怕的小孩子。   他滿臉都是淚水的抬起頭,突然問:“老大,我們真的逃得出去嗎?我們能活下來嗎?”   “能!”我斬釘截鐵的點頭,“只要跟著我就能。”   “好,我跟你到底。”張國風用力抹掉眼淚,從地上站了起來。   再次看了一眼萬人坑,那層層迭迭的屍體中,早已找不到變成了怪物的夏雨。不過這樣的結果也好,至少它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究竟變成了什麼樣,更不知道它臨死前醜陋噁心的模樣。   只是活著的人,卻要承受更多的痛苦。   似乎所有人都想到了這些,我們默不作聲的休息了一下,這才離開了萬人坑,向依依預定的第二條逃跑路線走去。   人生充滿了無數的變量,我們一行人,真的能活著逃出去嗎?這所學校的秘密越是挖掘,越是覺得深沉的要命,究竟謎底,到底是什麼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