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王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594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第四章 302教室

第四章 302教室   我很有些頭痛,這個白色的不知道盡頭有多遠的詭異走廊,究竟要怎麼找才能找到出口呢?   張國風顯然也聽到了廣播的內容,他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到處打量了一番。突然指著不遠處的墻面,驚訝道:“大哥,你看,那裡有個指向牌。”   “哪裡?”   我急忙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赫然看到了一個指示牌掛在不遠處的墻上。   那個指向牌通體藍色,在雪白的墻面上特別的顯眼。上邊寫著兩個白色的宋體:“出口”,以及一個向左拐彎的箭頭符號。   佛祖證明,前一刻走廊中所有的影像都還在腦袋裡迴盪,四面雪白的墻壁上根本還沒有這個牌子。怎麼毫無預兆的在廣播出聲後便出現了?   我心底有無數個思緒閃動,身子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,考慮了好一會兒才衝著張國風召喚道:“小弟,你給我過來,畏畏縮縮的躲在宿舍裡幹嘛!”   張國風顯然還在為後腦勺上被削掉的頭髮心有餘悸,堅決的搖頭,“這裡貌似安全點。”   我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你當小弟的覺悟到哪裡去了?一個多小時以前某個人還大義凜然堅定不移的像個男子漢,怎麼還沒多久,男子漢沒了?看你那副貪生怕死的模樣!以後怎麼帶領你那幫小弟到別的學校搶生意?”   被我無情的激將了一番,張國風腦袋一熱就走了出來,“誰說我不是男子漢。老子怕啥,大不了腦袋掉了碗口的一個疤,十七年後又是一條好漢!”   “這就對了。”我滿意的點點頭,指了指不遠處的指向牌,“去,給我把那塊牌子給掰下來。”   他被嚇了一大跳,“為什麼要摘那塊牌子啊?”   “叫你去你就去。”我一腳踹在他的屁股上,“究竟你是小弟還是我是小弟了,快點。”   張國風鬱悶的摸著自己的後腦勺,十分不情願的走到牌子前,雙手抓住牌子用力拉了拉。   沒動!   使勁兒用力,費了好大的工夫才將牌子給掰了下來。   牌子是純木頭的,死死的釘在了墻上。由於是用蠻力破壞,所以半截留在了墻上,張國風手裡拿著大半部分。   我的視線在他行動的時候就四處打量起來,並沒有發現有類似破壞公物收到懲罰的校規。很好,看來這個學校對破壞公物的懲罰不重視。   張國風見自己沒有受到報應,笑嘻嘻的將牌子遞給了我。   這個牌子入手輕飄飄的,確實是木質的。打量再三也沒找出奇異的地方。木牌頂端用手一抹,還積了灰塵,看來並不是臨時釘在墻上的。   可在這種一目了然的地方,自己居然沒有注意到這個牌子,確實是個難以理解的異常現象。   我仔細想了想依然沒有答案,再走到墻邊敲了敲墻壁,同樣是實心的,沒有任何機關。怪了!看來這牌子恐怕和神秘的校規一個性質,都有突然出現的特質。   既然想不通,我也沒打算繼續鑽牛角尖。   張國風搞不清楚我的那一連串的動作究竟在幹嘛,忍不住問:“老大,你在搞什麼鬼?”   “沒什麼,好奇而已。”我沒解釋,只是向宿舍走去,“叫醒那個女孩,我們準備走人。”   至於為何非要叫醒那女孩,我也有我的考慮。既然不遵守校規便有恐怖的懲罰,那廣播裡咬定要“新來的三人”一起去302號教室上課,如果只是兩個人去的話,不知道會不會有報應。   這個學校太詭異了,一不留神就會把命給丟掉。還是小心一點為好,自己,賭不起。   蹲下身又掐住那女孩的人中,她很快便醒了過來。一清醒,又想找個結實安全的地方哭一場,順著就朝我的懷裡撲過來。   我雙手握住她的肩膀,粗魯的吼了一聲,“打住,再哭當心我讓你再睡一覺。”   女孩被嚇到了,含在眼眶的眼淚硬生生的憋住,抽抽泣泣的模樣配上不倫不類的短發,實在有些搞笑。   “好了,冷靜一點。”心稍微有些軟了,畢竟是女孩子,不論怎麼叛逆,膽子始終還是小的。我遞給她一張紙巾,語氣也溫柔了一點,“現在我們三個恐怕要在同一戰線應付這所古怪的學校,大家同舟共濟,彼此合作一點。對了,你叫什麼名字?”   “夏雨。”女孩擦乾眼淚輕輕回答。   很正常的名字,可惜小小年紀,行為也太勁霸了點。叛逆性格始終是掩蓋在表面的那一層外衣,在這種可怕的環境裡,外衣剝落了,留下了她最真實無助的一面。   我微微點頭:“我叫夜不語,那個小混混叫張國風。現在我們要去302教室上課,你……”   “我不去。”夏雨還沒聽完,立刻就將頭搖成了波浪鼓:“不去,死都不去,剛才就死了個人,老娘我要亂跑,不死掉才怪。”   這個混帳傢伙,虧自己剛剛還在讚揚她,老子的眼睛簡直是被霧矇住了。收回!她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討厭死小孩而已。   突然,一個驚叫聲從身後傳了過來。我急忙轉頭看,是張國風,他滿臉驚訝的指著不遠處的墻面:“這、這什麼東西啊。剛才都還沒有的!”   是一張不顯眼的小紙條!我心裡一凜,仔細看了看,果然是校規,上邊寫道:   校規第七十一條,新生不按照廣播行動者,斷腿。   果然是這樣,剛才的擔心全部都應驗了。這所學校還真不會讓人輕鬆一點,它到底是建立來促使人改過向善的,還是如同美國電影《異次元殺陣》一般,專用作殺人的墳場?   張國風愣愣的看著校規,顯然是有些懷疑,“這上邊寫的東西,不會是真的吧?”   “你說呢?”我不置可否,拉著夏雨的手就想將她拉起來。廣播裡限定的時間為十分鐘,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分鐘了!   “不去,打死老娘我也不去。”夏雨死死的抱著床腳,絲毫沒有配合的打算。   我嘆了一口氣:“真不去?”   “不去!”她毫不遲疑的晃腦袋。   “好吧,我也不勉強你了。”我鬆手聳了聳肩膀,趁著她不注意的時候,一個手刀又砍在了她的脖子上。夏雨下一刻又軟軟的暈了過去。   我打了個響指,“張國風,把她給我背上。”   總之廣播裡邊又沒說三個人非得要清醒著去,打暈了省得麻煩。   “為什麼要我背?”張國風愕然指著自己的臉問。   我狠狠看了他一眼,“究竟你是我小弟還是我是你小弟,叫你背上,你就給我背。”   他小聲咕噥著,還是將夏雨背在了背上。   ※※※※   我們照著牌子指引的方向,順著雪白筆直的走廊往前走了一陣子,突然,左邊一個完全意外的地方,有個拐彎出現了。   這個拐彎不仔細看,很難注意到。畢竟雪白這種顏色本來就帶著強烈的蠱惑性,讓人產生疲倦感的同時,注意力的點也會分散到無法觸及的遠處。   我仔細辨認了一下這個拐角的走廊,確認是路牌指出的地方,便帶著張國風拐彎向前走。沒走多久,眼前豁然開朗,我們竟然已經走出了那個雪白的走廊,來到了可以看得到天空以及綠色草地的空曠地帶。   看著地面的綠色植物以及清新的空氣,我的心情不由得一松,腦袋也清晰多了。回頭一看,自己走出的不過是個平房而已,和走進去的時候一模一樣,根本看不出裡邊居然有那麼深的乾坤。   張國風明顯也有些疑惑:“剛才我們真的在這個小平房裡邊轉悠嗎?”   “誰知道呢,或許吧。”我模稜兩可,視線快速的捕捉到了一個牌子,又是個指向牌,上邊有指著去教學樓的方向。   看看表,距離廣播規定的時間還有六分鐘。   “跟著我,快一點!”我示意張國風加快腳步,順著左後方的小路一路小跑起來。   這條小路很幽靜,一個人也看不到。在遠離城市的深山裡,路旁的一草一木都透著神秘。我們跑了差不多三分鐘,才看到教學樓的影子。   這是一棟不怎麼高的二層洋樓,通體粉刷成了藍色,雖然是藍色,卻不是天空藍那麼舒服。它也如同剛才走廊上的雪白一般輻射出壓抑,看起來十分的不舒服。   還有三分鐘。我默不作聲的就竄進了教學樓中。   302教室在哪?   教學樓不大,不知為何,每個教室都沒人。一、二層很快就找遍了,但卻始終也沒有找到302教室的蹤影。   根據我剛才的觀察,這棟教學樓的排序方式和全世界所有的教學樓一模一樣,前邊的數字代表樓層,後邊的數字代表班級名稱。   整個教學樓只有六個教室,每層三個。第一層是從101到103,第二層是201到203。可這棟樓統共也只有兩層,哪裡來的302教室?   我站在教學樓第二層的末端,整個人都愣住了!   時間還剩下一分半鐘,如果按照校規上寫的懲罰,沒有按時到達302教室,就會斷腿。難道這一次,真的接受斷腿的處罰嗎?沒門,要斷我夜不語的腿,這個鬼學校還沒那個資格!   我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,腦袋飛速思索著。   張國風臉上的表情驚疑不定,仿佛也是想到了那張古怪的校規。雖然他也不是盡然相信,可不久前才有一個人離奇的死在自己面前,他的頭髮也被巧合的削掉了一塊,而我這個大哥又拼命的在按照校規上的規定行事,就算再蠢的人,也發現不對了。   “那個……大哥……”他正想對我說什麼,卻見我不耐煩的衝他擺了擺手。   我不斷思考著。302自然比202高一層,顯然應該在比二樓高一層的地方。   但是這棟樓一共只有兩層。按照建築學上對樓層的定義,三樓的底板是在二樓的天花板上,那二樓的天花板,當然就是屋頂了。   難道,所謂的三樓教室,就是在屋頂?   想到這裡,我渾身頓時一顫,大聲吩咐道:“張國風,快給我仔細找找可以上樓頂的地方。”說完腳步不停的也開始找了起來。   一分半的時間說多不多,說少也絕對不少。一分半,就是三個人丟掉六隻腿的距離。這么兒戲的就沒有了雙腿,實在太丟臉了!   這棟洋房的上樓階梯就在樓層正中央的位置,很容易找。但從一樓到二樓後,樓梯便沒有了。   我們找了好一會兒,才在二樓的最右側走廊頂端,找到了一個可以容一個人出入的正方形小孔。   這個小孔離地面有兩米八的高度,旁邊的墻壁上如果仔細看,還能找到供人攀爬的鐵扶手。   很好,只要找到這個就容易了。   我先讓張國風爬了上去,然後將昏迷的夏雨盡量舉起來,一點一點的將她向上挪動。好不容易張國風才將她死沉的身體拉上去,我隨即也快速爬上了屋頂。   ※※※※   沒想到一上屋頂才發現別有洞天,繼續向上看是看不到天空的,只有許多塊冷冰冰的鐵製頂棚將外界隔離開來。   這壓抑的天花板上寫著三個阿拉伯數字:302。   一個男人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們三人,手中的秒表不停的跳動著。   他的面部像是僵化的冰塊,完全沒有絲毫表情,見我們都爬了上來,這才開口道:“很好,三位同學準時來上課了,請到最後排的座位坐好。”   等我看清楚了,才發現這男人就是周老師。   他陰沉沉的,話音也很有些不悅,似乎自己的到來打擾到了他的某種樂趣。   再看看表,好險,離那十分鐘的期限,只差了一秒鐘而已。   順著這討厭的周老師的視線看向他對面,我不由得愣住了。只見不遠處有四十多個穿著各異,但面部表情卻幾乎一模一樣嚴肅的學生,連大氣也不敢出的一動不動坐在課桌後。   這四十多個學生年齡差距不大,但普遍沒有超過十九歲的。   他們帶著深深的疲倦,有些人的眼袋和黑眼圈已經近乎黑色,估計是睡眠不好,可縱使這樣,也沒有人敢在課堂上睡覺打盹,認真的看著桌子上的課本。   就連我們三人爬上來後,也沒任何一個人好奇的抬起頭看過一眼,仿佛課桌上的課本帶著深深的魔力,如果視線一離開,就會立刻死掉似的。   這個302教室的座椅和宿舍的擺設幾乎一樣,橫豎都是七排,只有最後一排空著,其餘六排早已經坐滿了人。我不動聲色的向最後一排走,眼珠子在眼眶中四處轉動,將周圍學生課桌上的東西全都看在了眼裡。   只見這些學生面前擺放著一本高中語文課本,基本上是翻在同一頁上。   而千篇一律的,每個學生課桌的右上角都有一張雪白的小紙條。我以為是座右銘一類的什麼東西,可連續看了好幾個,卻發現小紙條上邊空無一字。   我、張國風,一言不發的就坐到最後一排,順便將夏雨整個人都丟在了第一個座位上。   等坐了下來才發現,語文書已經翻好了頁數,和所有人的頁數都一樣。是高一語文中很出名的一篇,魯迅先生的文章,《看社戲》。   今天看來是要學習這篇文章了。桌子右上角同樣也貼著一張紙條,不知道貼了有多久了,字面都開始泛黃。不過上邊同樣沒有任何字跡。   突然感覺左側的張國風全身都在顫抖,冷汗也不停的流了出來。   有些奇怪的我不懂為什麼,可當自己再一次將視線投射到桌面上時,整個身體不由得一顫。只見剛才還空無一字的紙條上,赫然浮現出了一行宋體字:   校規第五十八條:在三節課內背誦完當前文章,允許錯一千字。超過一千字,每錯一百個字斬斷一根手指。   這時候我才明白為什麼張國風會發抖、為什麼所有的學生都全身心的投入到桌面上的課本中。誰願意平白無故的掉手指頭呢?   我記得這篇文章通篇五千八百一十七字,在高中時代其中有一千字,大約六個段落是必須要背誦出來的。   沒想到這個那麼恐怖,不僅需要背誦完全文,還要你只能錯一千個字。每堂課四十五分鐘,要在一百三十五分鐘內,將至少四千八百一十七字死記硬背住,確實是很難完成的任務。   突然有些慶幸起自己的記憶。還好老爸老媽將我的腦袋生的過目不忘,自己的手指肯定是能保住了,就是不知道張國風那個榆木腦袋小弟的手指,到最後還能留下幾根。   我惡趣味的想象著,悠哉悠哉的打量著寫著校規的紙條。這一次是親眼看到有字跡在紙條上浮現出來的,很是詭異。看它年代久遠的模樣,難道只是表面掩飾?這東西,不會根本就是個LED顯示器,被學校做出來裝神弄鬼的吧?   在手指上涂了一點唾液,我毫不猶豫的將紙條染濕,妄圖將其揭開來。這紙張看起來雪白,但卻像上好的宣紙一般吸水,自己的唾液很快就被吸收的一干二淨,而我才剛剛將那張紙條掀開了一個角。   嗯!看來有門!   又吐了一點唾沫在手指上,我注意打量了一下四周,並沒有看到撕掉校規會被懲罰的校規出現,於是心安理得的繼續撕了起來。   不得不說這張紙條貼的很緊密,而我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氣扯,生怕破壞了它的完整性。一點一點的,花了許多工夫,大量的力氣,還是隻扯開了一小半而已。   我開始不耐煩起來,這一次直接將一大口唾液吐在了紙張上,顧不得噁心,正準備再接再厲。沒想到眼前的紙條居然將那一大口唾液全部吸收掉了,真不知道它那張小小的軀體,用什麼地方來容納那些大量的水分。   用手摸了摸,居然只是有些濕潤而已。   古怪,實在是很古怪,這紙條究竟是什麼構造,完全是出乎我的理解之外了!   估計是水分足夠了,紙條與桌面的黏性降低了不少,再次撕的時候,我很輕易的就將整張校規給撕了下來。   定睛一看被紙掩蓋住的桌面,和其餘任何地方並沒有出奇之處,只是稍微乾淨了一點點而已。我用鋼筆用力的敲了敲,是木頭的聲音。   如果這下邊真的有小型LED顯示器,肯定是玻璃的。難道所有的古怪,完全都出在這條寫著校規的紙張上?   我的視線全部集中到了這張紙上來,可眼神一觸及,便完全呆住了。   只見我手中的那張紙依然是泛黃的顏色,老舊的模樣,可上邊的字跡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,一點蹤跡也找不到了。   我將它放在手心裡反反覆覆的看了又看,只不過是普通的白紙而已,像是一張作業本上隨便裁剪下來的,並沒有任何出奇的地方。   有些迷惑了。難道,這是我不知道的新型材料,上邊能達到LED顯示的效果,而且能無線接收從學校裡傳來的信號,從而改變紙張上的顯示結果?   不可能吧,我從沒聽過這種新型材料的傳聞。何況就算是真的有,也屬於國家頂級高端產品,絕不可能出現在這種鳥不拉屎、私立性質、資金也不算雄厚的個體學校中。   既然想不通,我也沒再想下去,不動聲色的將紙條貼身收藏好,我隨意的將課文看了一遍,然後便小心翼翼的四處打量著。   這個所謂的302教室處在教學樓樓頂,從外邊看根本看不出來這還有一層。和宿舍一樣,依然沒有半個窗戶。   時間緩緩流動著,一百多分鐘在無聊的時候特別難度過。何況我更想快一點看校規究竟是不是會有它的懲罰效果,以及懲罰的方式會如何。   突然,有個東西從不遠處被誰扔了過來,正好打在我的腦袋上。   是一張紙條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