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王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594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第一章 潛入

第一章 潛入   教育家應該是個怎樣的人?就是我們將所有社會的未來託付給他的人,也是我們將自己六歲孩子的未來託付給他的人。   當我們為六歲的孩子著想時,我們的思索就不再侷限於四年或八年這一個小方格裡了。我們會深思:   這四年或八年直接造成怎樣的十二年和十八年?十六年後,六歲的孩子才剛剛大學畢業——他會變成一個具備怎樣素質的人?他會以什麼樣的教育儲備去面對全世界?   我認為六歲孩子的未來,是最根本的教育標竿,因為他的未來,就是這個社會的未來。   一個完整的教育家,他不必是聖人,他只要在孩子面前不闖紅燈就好,他只要做到所有的小學老師都會教孩子的基本道德就已足夠!   我不是個政治家,我只是教育家,這所學校也不是個培養人才的機構。   我們,旨在教會你的兒子,你的女兒,如何做人。   ——華苑不良行為教育中心   校長周華苑   一進學校的大門,就看到門前一張兩層樓高的牌子,牌子上密密麻麻用很大的楷體寫著以上的文章。   我笑了笑。   這是台灣著名女作家龍應台在她的書《給我們一個政治家》中的一段話,被這位周華苑校長直接修改後抄襲了過來。恐怕一進門就看到如此高深莫測的文字,家長們也會很放心的將自己的子女交給這所學校吧。   華苑不良行為教育中心座落在一片深山中,與世隔絕,學校門前只有一條很彎曲破舊的小路,這條小路只能容納一輛小汽車以每小時三十公里的速度向前走,一旦有其它車迎面過來想要錯行,那是絕對錯不開的。所以要進來,也是件麻煩的事情。   而要出去,那就更麻煩了。這裡離最近的小鎮也有六十多公里的距離,沿途都是山路,開車兩個半小時,走路要多久?我沒試過,恐怕也沒人試過。   要出去只有兩個辦法。一,畢業的時間到了,家長來接了。二,坐校車出遊。   據校長說,這樣與世隔絕的地方,杜絕了城市的喧囂,風景優美、空氣清新,更容易矯正壞孩子的行為。   於是大量壞孩子的家長心甘情願的將孩子送了過來,希望接回去的是一個好孩子。很幼稚的想法,幼稚的就像我以上寫的那段文字一般。   下了車,我被老女人林芷顏帶進這所華苑不良行為教育中心的時候,和我一同進來的,還有四個人。   這四個人分別被他們的父母帶著,三個男孩一個女孩。基本上都是十七歲左右。他們的打扮前衛時髦的像是火星人,桀驁不馴的眼神,有一個還把頭髮染成了炫目的紫色,讓我差一點以為自己穿越到日本漫畫中去了。   那滿頭紫發的像是高中生的男孩看了我一眼,張開嘴衝我笑了笑:“兄弟,混哪裡的?以後跟老子混,老子罩你。”   他這一笑,露出了三個泛著金屬光芒的舌環,又把我給嚇了一跳。這就是代溝啊,雖然我本帥哥才二十歲,可比自己小三歲的高中生已經火星人到瞠目結舌的程度,時代的進步也實在快了點吧!   “臭小子!”站在他身後的一個男人劈頭就一巴掌打在了他腦袋上:“對人禮貌點!”   我苦著臉,默默搖了搖頭。老女人林芷顏卻在我背後捂著嘴偷笑,幸災樂禍的笑。   在停車場等候的老師帶領下,我們一行人走進學校的教學大樓,直接上二樓到了校長室。   這所教育中心的校長正等著我們,他埋頭看著手中的數據,見我們進來了才抬起頭。   他就是周華苑,全國知名的教育家,號稱全國不良少年的救星。才三十五歲的年齡便創辦了這所遠近聞名的學校。   我打量了他一番,據數據上看來,他現在應該有四十歲了,可樣貌極為年輕,依稀比我大不了太多,滿臉慈祥真誠的笑容。   周華苑向家長們點點頭,然後才看向我們五人。   “你叫什麼名字?為什麼要被送到這裡來?”他首先問最後邊的那個男孩。   這男孩滿頭金黃的長髮,卷曲爆炸的比例十分誇張,他看也沒看校長,慢吞吞的才回答:“喜歡抽煙,經常偷家裡的錢進網吧玩遊戲罷了,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。”   周華苑沒說什麼,又看向下一個學生:“你呢?”   第二個男孩一頭漆黑的飛機頭,也是慢吞吞的抽出一根煙點燃,吐出幾個煙圈才道:“沒什麼大毛病,吸毒。煙癮很大。喜歡上網。”   周華苑看向第三個孩子:“那你呢?”   這就是那滿頭紫發的男生,他吊兒郎當的說:“吸毒嘛,喜歡打架,喜歡泡妞上床。我說老不死的,快點問,等下我還要跑去砍個人。”   不得不說周華苑的修養很好,這男孩父母的臉色都變綠了,他神色絲毫沒有變化,只是點了點頭,望著五人中唯一的那個女孩,“你又是犯了什麼錯誤?”   這個女孩的頭髮也很叛逆,耳朵上密密麻麻全是耳環,化著很濃的煙燻妝,實在看不出真面目。   她一邊用指甲刀修剪著自己的指甲,一邊心不在焉的回答:“吸毒而已。我那個老頭說我不檢點,喜歡帶男人回家過夜。我可從來沒有帶回來過,我只去他們家過夜。   這都什麼時代了,女人嘛,就應該趁著年輕用自己的青春換點物質享受。我家那老不死的給的零用錢就那麼一點,夠屁啊。我不出去交流哪來的錢買化妝品和CD的包包。”   看來這絕對是個有毒癮,愛玩援助交際的不良少女。時代果然在進步啊,一件本應該羞於啟齒的事情,居然在這個女孩口中那麼輕鬆便說了出來。對我的衝擊實在是有些大。   “那你呢?”周華苑看向我。   我在想心事,沒有聽到。老女人林芷顏急忙在我背上用力的掐了一下。   “我?我!”我結結巴巴的反應過來,一時間腦袋裡開始飛速轉動,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才好。怎麼決定來的時候,就沒有找個好藉口呢?!   “他喜歡偷窺,愛偷我的內衣內褲。”林芷顏滿帶沉重的替我回答起來,“我是這孩子的姐姐,每天都為他的惡趣味頭痛。不管洗澡換衣服都在怕他偷窺。”   我險些被氣的沒有緩過氣來,隱晦的狠狠瞪了這死女人一眼,這才吊兒郎當的說:“不錯,我就是有這麼點小毛病。”   “何止才這點,”老女人又發話了,“愛偷窺和偷內衣也就罷了,他最近學會手腳不幹淨了,亂偷錢。還約了幾個同班同學去酒店開房間想要3P,被我給逮了個正著。   我一個女孩子家,父母又死的早,一把鼻涕一把尿的將這孩子拉扯大容易嘛我!實在是管教不過來了。”   “對,不過我這不是未遂嗎?你學過法律沒有,未遂的就不算罪。幹嘛要把我送進來。”我氣的肺都快要炸掉了。   “哼,偷窺、偷內衣、偷錢、玩3P也就算了。最近這孩子又被我發現染上了毒癮,還嗜酒、愛打架,前些天才把一個同學的尾椎骨打斷。還好那同學的家長沒有計較,不然早就被關進少管所了。”林芷顏心裡發笑到都快要笑瘋了。   “最可怕的是,他昨天晚上溜進我的房間想要強姦我,幸好我醒了過來。”   校長室裡所有人都被這番話深深震撼住了。   周華苑校長萬年不變千年不改的臉色也終於變了,他看著我,面色嚴峻。   “我開辦這所教育中心已經有六年多了,還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惡劣的學生。幸好你把他送了過來,不然再過幾年進了社會,肯定會成為危害社會的垃圾蛀蟲!”   我身旁的四個不良少年一副高山仰止的表情,那眼神完全是在看偶像。   還好我臉皮夠厚,忍住了沒有發作。心底深處早已經將那死女人的祖宗從類人猿罵到了單細胞動物。   校長周華苑問清楚了我們的行為,然後將合約發到了每個家長的手上:“這個學校的規定相信各位已經看過了。再重申一次,本學校採取全封閉教育,教育時間為半年。   在這半年途中,學生不會回家,家長也不允許來探望學生,但是可以透過寫信的方式了解學生的情況。為了更好的改良學生,這裡沒有網絡,也不允許使用手機。半年的教育時間,不允許中途退學。”   他笑了笑:“如果堅持完這半年,我們的學校一定會還各位一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。如果各位都同意的話,就在這份合約上簽字。”   所有的家長看都沒有看合約,就將名字簽了上去。那時候沒有人知道,恐怕將來也不會有人知道,只是簡簡單單的簽了一個名字,就將自己的兒子女兒送入了死地。   “那好,歡迎這五位新同學加入我們的大家庭中,為成為國家與社會的棟梁而努力。”周華苑拍了拍手,大笑起來。   我無奈的嘆了口氣,看來是過關了!   跟著走一塊兒的那紫發男孩屁顛屁顛的走過來,遞了一根煙給我:“兄弟!哥們!老大!你看剛才我這張臭嘴。聽了您那麼多英雄事跡,我對兄弟您的崇拜猶如滔滔江水絡繹不絕,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。   您簡直就是我的人生榜樣和楷模,許多我都只敢想不敢做的事情,您都幫我樹立了標準和準則。我……”   聽到這話,我耳朵和心臟都快受不了了!什麼玩意兒啊!一聽就知道是周星馳與古惑仔電影中毒的小屁孩。我擺擺手示意自己不抽煙,皺眉問:“你究竟想說什麼。”   “我是說,嘿嘿,我是說,”紫發男孩搓了搓手,“大哥,以後我就跟您混了。當您小弟,只要您一句話,風裡來雨裡去老子不在乎。您要一聲命令,就算要我把頭摘下來當碗,咱也沒一句怨言。大不了脖子上碗口一個疤,二十年後又是條好漢!”   這傢伙在繞口令吧?神經病!我理也沒理會他,抬腿就走。   “別啊,大哥,小弟我叫張國風,就比張國榮差一個字,樣子可不比張國榮差。江湖上給小弟一個外號,斧頭。小弟我別的不怎麼樣,就打架厲害。”   這自稱張國風的紫發火星人追著我毛遂自薦:“當然,像大哥如此唏噓的一位敢作敢當的好男兒是看不上小弟的。不過小弟……”   “閉嘴!”我實在被煩的受不了了,忍不住大吼一聲。   張國風被嚇得縮了縮脖子,還不死心的小聲嘀咕道:“大哥,您就收了小弟吧!”   背後的死女人林芷顏已經快要笑得抽了過去。   我有些無奈的問:“你真要當我的小弟?”   “當然了大哥!小弟我好兄弟講信譽,說過的話從來就不收回。最近我和別個學校的老鼠幫搶地盤,今天還準備去砍人的。居然被老頭子給騙到了這個鬼地方來!”張國風很不服氣。   “那好吧,我就收了你。以後你要不聽我的話,哼哼。”   我說話的模樣有些咬牙切齒,不是裝的,而是被他的囉嗦給活生生逼出來的。   “是!大哥,您以後就看小弟我的表現吧!”張國風立刻活寶一般的做了個古惑仔的標準姿勢。   校長周華苑面帶笑容的看著我們耍寶,然後才領著所有人到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面前。   “這是你們的訓導主任,他會帶你們到班上和住宿的地方。現在有什麼話就和家裡人說個痛快,以後半年時間就再也看不到了。”   我們五人沒有誰主動和家長說話,四位火星人甚至連看也沒看自己的家長一眼。我跟老女人隱晦的交換了一個眼神,隨後她便走了。   四位家長本來是想說什麼的,但一開口卻發現不知道該怎麼和自己的孩子交流,苦笑了一番,也走掉了。   只有女孩的父親走到門口的時候,回過頭來說了一句:“給我和你媽寫信。”   女孩依然玩著手裡的指甲刀,頭也沒有抬。   我的注意力在周圍的環境以及面前的訓導主任身上,見訓導主任將我們帶進一個房間裡後就知道,下馬威要來了!   果然,一場讓我驚愕的下馬威真的來了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