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王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594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神秘』蠱毒大觀

中國民間,有一個口頭語叫整蠱,是用來形容遭到別人無端的作弄、傷害,蠱是中國巫術中的一種,以雲南苗疆最盛,也最神奇和負有盛名,據說中了蠱術,就必須聽命於放古人的差遣,並定期回到苗疆,服用特製的解蠱藥續命一年。 年年如此直到死亡,也只有放蠱者幫你拔除蠱毒,才有可能擺脫蠱毒的殘害,有關放蠱的傳說,大多來自雲南邊境,以苗女的善於放蠱最為聞名,而一些苗人也只是聽說有放蠱這回事,大多未親眼目睹過,傳聞最多的是邊境的野人山,那裡地形險要,峰巒疊嶂,山上的人與外界極少接觸,直到今天,這裡還彷如世外桃源,發生著許許多多怪異的故事。 蠱是一種蟲,本是無害無毒的,終其一生都躲在一種香氣很濃郁的樹的根部節瘤中,這種奇怪的蟲就只有苗族深山才有,他們一年之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,只有某個時節打雷的時候我想是驚蟄吧,才會醒過來,然後吸取身邊樹根的汁液後,又回去呼呼大睡,直到隔年。 而苗人會把這種蟲從樹根中挖出來,將許多隻一起放在瓦甕中封起,然後開始打鼓,蟲聽到那種鼓的特殊節奏和頻率,以為打雷了,就會醒過來,但他們身邊已經沒有樹汁可以吸食,只好同類相殘,他們不打架也不互相廝咬,只是各佔據一個地方,彼此對峙,不久之後,就會有一隻自知是最衰弱、能量最低的蟲投降,此時大家一擁而上,把那隻蟲吸乾,然後再度沈睡,過一段時間後,苗人再重複打鼓的動作,把蟲們喚醒直到剩下最後一隻最強的,吸食所有同類的精髓之後成為王者,那就是蠱了。   於是苗人們把那隻蠱蟲乾燥後磨成粉末,放在奶類飲料中喝下,可以強身健體,並且百毒不侵,因為蠱已經是能量最強的東西了,就像段譽吞了莽蠱朱蛤一樣咩,所以之後不要說是深山裡的瘴癘之氣,就算是毒蛇咬中了也一樣沒事兒,這也就是為什麼人說苗人多美女的原因,賴教授說,有養蠱的族群,女子個個皮膚細嫩,白裡透紅,真的非常美麗,但是他們族裡的人都非常重視信約,如果有人敢做壞事,他們就會敲起當初喚醒那些蟲的鼓來,這時身體裡的蠱也同時會被喚醒,長成千百條蟲,啃吃那個人的血肉,那人最後痛苦而死。 苗族人所養的蠱瓶,裡面有蠱蟲養完之後,磨成粉末可以百毒不侵,苗族的蠱會在漢人社會中出名,就是曾有過漢人不小心侵入他們的部落,被當地的女子吸引,愛上苗女,最後卻始亂終棄,回到漢人社會不再回來。 這種事情發生了幾次,苗族人再也無法忍受,就把蠱粉加在奶中給那些外來人喝,一旦他們傷害了苗人,苗人們就會開始打鼓,送出特殊的能量和頻率,不管多遠,就算那人身在地球的另一端,蠱蟲都能接收到那種頻率而甦醒,因為蠱粉只有放在奶類飲料中才能發揮作用,所以到苗族部落千萬不要亂喝牛奶羊奶,以免被下了蠱都不知道喔。 要特別說明一下那種樹,那種樹有很特殊的香氣,是各種鳥獸都不敢接近的,所以這種蟲沒有天敵,他們從幾千萬年以來,就是這樣生存著,並沒有經過演化,他們從幾千萬年以來,就是這樣生存著的,並沒有經過演化,而這種蟲是無性生殖的,所以他們的數量相當少很難找。 這種事情我們看來很不可思議,明明那蟲就已經死了呀,但賴教授說,這就像把一把種子灑在地上一樣,如果沒下雨,沒有養分滋潤,種子不會發芽,但一旦雨季來臨,種子就會甦醒而開始成長,這種事對我們而言本來就很玄。不過我在想,這不就跟我們養酵母菌是一樣的嗎,酵母菌平常或冷凍或乾燥包裝,並不會有活性,就像睡著一樣,一旦把酵母菌放在合適的溫濕度環境下,他們就會醒來啦。 據言苗女非常單純,一點心機也沒有,男人說愛他們,他們就真的會相信,並很輕易的就把身心託付給對方,而漢人男子不告而別的很多,可憐的苗女多會心碎神傷而死去,但那裡不是每個部落都會養蠱的少數而已。 中國蠻荒一帶,自古就籠罩一層神秘面紗。魑魅魍魎四處遊走,瘴氣蘊繞山林,外地人來至此,往往感受到瀰漫的詭異氣氛,再加上水土不服,多染上瘴癘,病重致死,各式奇風異俗,其中以養蠱這種神秘巫術一值為人稱奇,談蠱色變,可真是一點也沒誇大其詞,其中養蠱這種神秘巫術一直為人稱奇,談蠱色變,我們在這裏介紹幾種較為特殊的蠱之製法,以及其施術方式症狀。 夷人養蠱,並不是每個人隨隨便便就可以養,通常是具備財富、武力、受人尊崇的當地土司才有資格養蠱,大多散佈再金沙江兩岸一代的夷人,一直未接受過漢化,治理大權權操在夷人酋長土司手上,據說只要是做土司的人家都是養蠱的,一般老百姓的人家,雖知道養蠱的方法,但不能養蠱,就算是學會養蠱,也會殘害主人。 夷人在養蠱之前,得先把客廳打掃、整理的一陳不染,全家大大小小,都要沐浴齋戒,在祖先神位前心誠意敬地焚香燒燭跪拜,之後將一個大甕缸埋入特地在正廳中央挖好的大坑裡,甕缸要埋得口同土平,選擇甕缸,最好是口小腹大,口越是小,越看不到裡頭的東西,才能讓人心生恐懼,對其有敬畏之心,而且口小加誘容易的多。 埋入的甕缸在五月五日端午節那天打開誘口,將當天再田野裡捉到的十二種爬蟲放進裡頭,捉得都是些有毒的爬蟲,如青蛙、蚯蚓、蜥蜴、蜈蚣、綠毛蟲等,捉這些爬蟲養蠱,一定要在端午節這天,捉放入甕中,從這天起,持續一年的時間,每天都要禱告,禱告分為兩次,每早起床前禱告一次,晚上入睡後再做一次禱告,皆不可間斷。 在甕中的爬蟲,因窒息氣悶,彼此會互相廝咬搏殺,這完全是毒的比試,毒多的吃毒少的,強大的殺弱小的,誰的毒大,誰就能制對方於死,最後僅存一隻,這隻由於吃下其他十一種爬蟲,所以集所有的毒於一身,而且型態和顏色也有所改變,像蜈蚣、毒蛇等長形爬蟲,就會形成類似龍形的龍蠱。 蠱成形最少需要一年的時間,一年後將甕移到一個不通風、不透光的房間,天天餵以豬肉、雞肉、米飯,如此三、四年,這時的蠱已有一丈多長,若將甕蠱就會自行飛出去。 蠱最能發揮力量的時候,是在黃昏天黑的這段時間,所以牠都選在這段時間伺機害人、吃人。養蠱人家藉蠱的靈氣,不論做什麼,都能夠順利完成,想要什麼就有什麼,不過絕不能讓家裡以外的人知道,一但被知道自己家裡養蠱,就會被法師用法術收伏,此時全家人都只有一死,縱使未被法師收伏,成形之後的蠱,也會反過來傷害主人一家。 中國蠱毒大觀 有些人專門製蠱來謀財害命,製蠱方法,多在端午日,趁其陽氣極盛時製蠱,所用的多是蛇、蟲、蜈蚣之類。 蠱的種類有金蠶蠱、泥鰍蠱、蔑片蠱、石頭蠱、疳蠱、癲蠱、腫蠱、中害蠱、陰蛇蠱、生蛇蠱、蛇蠱等十一種,以下就特別介紹其中幾種較為特別的製蠱方法,以及各種蠱的施術方式、症狀。 金蠶蠱:利用十二種蟲類埋在十字路口,經過幾日後,取出放在香爐中,即為金蠶,施術方式、症狀:能使人中毒,造成胸腹絞痛、腫脹,最後七孔流血而死。 泥鰍蠱:將泥鰍近在放有竹葉和蠱藥的水中,即成有毒的泥鰍,施術方式、症狀毒泥鰍煮過食用後,副內會覺得有三、五條泥鰍竄動,有時下達肛門,有時上衝喉頭,如果不醫治,只有死路一條。 蔑片蟲:將竹片施以蠱藥後即成,施術方式、症狀將常約十公分的竹蔑,趁人不注意時放到路上,行人路過,蔑就跳上其腳腿,使人疼痛異常,過些十日,蔑又跳進膝蓋,使其腳小如鶴膝,此人活不過四、五年,就難逃一死。 石頭蠱:隨便拿顆石頭,施以蠱藥即成,施術方式、症狀將一塊石頭放在路上,此塊石頭能夠行動、嗚啼、使人便秘消瘦,而前又能飛入人的雙手雙腳,此人不初三、五年,便會一命嗚呼。 疳蟲:又有放疳、放蜂、放蛋之稱,兩粵的人,在端午日取小蛇、蜈蚣、蟬、螞蟻、蚯蚓、蚰蟲、頭髮等研磨成粉末,至於箱內或房內所刻的五瘟神像前,長期供奉後就成為毒藥。 施術方式、症狀將疳蟲放在酒、肉、飯、菜內給人食用,或是放在路上,路過者踏著即入身,藥粉會黏在腸臟上,使人腹部腫脹難熬,極欲上吐下瀉。 癲蠱:大部分是僮人所為,把蛇埋入土中,取其菌以毒人,施術方式、症狀取蛇菌毒人後,會使人暈眩、笑罵無常,一飲酒,毒藥即發,兇狠怒罵,如同癲子。 腫蠱:施術方式、症狀僮人俗稱放腫,中毒後會使人腹部脹大、肚鳴、便秘,甚至一耳常塞。 中害蟲:施術方式、症狀中毒後會使人神昏、性躁、額焦、口腥,而產生視、聽幻覺,看見鬼影,聽見鬼聲,如臨大敵,不時想要自盡。 陰蛇蠱:施術方式、症狀中毒後,初時吐、瀉、接著感到腹脹、食慾不振、額熱口腥臉色潮紅,更甚者顏面、鼻、耳肚等處都有蠱翻腫行動的聲音,以及便秘,如果再加上癲腫藥,就更沒有治癒的機會,不出一個月,必死無疑。 生蛇蠱:施術方式、症狀中毒情形和陰蛇蠱相似,不過生蛇蠱還會有五道七公分長的腫起物,腫起物會跳動,除非吃肉才停止。進入體內能成形為蛇、虌,四處亂咬,造成頭痛,夜間更為劇烈,倘若又有外蛇隨風進入毛孔裡來咬噬,裡外夾攻,更是難以醫治。 整蠱:一種植物性皮膚毒,會讓對方產生神經失錯,做出無法理解之事,對付遭到別人無端的作弄傷害。 防範蠱的妙招 蠱可能有形,也可能無形,就因形體如此變化多端,使人難以防範,極易中毒,所以預防方法不可不知。 第一若是由於飲酒而中毒的,特別難醫治,所以外出絕對避免飲酒,第二藏蠱的人家,房屋特別整潔,看不到灰塵、蜘蛛網,此種人家最好與之保持舉離,第三大荸薺切片曬乾磨成粉末,每早空心白滾湯服入約二錢,即使到藏蠱人家,也可避免受害,第四主人欲施毒,就會在食菜飯茶,水之前用筷子在杯碗上敲動,見此狀趕緊問主人,食物內難道有毒,一語道破,就無中毒之虞了,第五大蒜頭隨身攜帶,飯前先吃大蒜頭,若有蠱則吐,不吐則死,主人擔心受到牽累,也就不敢下蠱。 第二若是懷疑遭到下蠱,應立即確認有無中毒,首先可將一只銀針插入熟鴨蛋內,隨後放入口中,含約一小時後取出,如果蛋白都變成黑的,就表示已中毒了,或是拿黑豆或生黃豆食之,如果入口不聞腥臭就是中毒,也可以拿約三公分的灸甘草放入口中咬嚼,嚥汁後隨即吐出,就是中毒。 中毒後可用菖蒲、雄黃、蒜子三味以滾水吞服,將惡毒瀉除,這是最普通的解毒法,其他像蚯蚓、蜈蚣等、也可用來治蠱,若是中了金蠶蠱、刺蝟是最好的特效藥,治蠱的藥方繁多、必須根據中毒情形醫治。 詳細分析蠱毒 蠱 是一種蟲,本是無害無毒的,終其一生都躲在一種香氣很濃鬱的樹的根部節瘤中(附註一)。 他們一年之中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,只有某個時節打雷的時候, 才會醒過來,然後吸取身邊樹根的汁液後,又回去呼呼大睡,直到隔年。而苗人會把這種蟲從樹根中挖出來,將許多隻一起放在瓦甕中封起,然後開始打鼓,蟲聽到那種鼓的特殊節奏和頻率,以為打雷了,就會醒過來,但他們身邊已經沒有樹汁可以吸食,只好同類相殘…. 他們不打架也不互相廝咬,只是各佔據一個地方,彼此對峙,不久之後,就會有一隻自知是最衰弱、能量最低的蟲投降,此時大家一擁而上,把那隻蟲吸乾,然後再度沉 睡; 過一段時間後,苗人再重複打鼓的動作,把蟲們喚醒… 直到剩下最後一隻最強的,吸食所有同類的精髓之後成為王者,那就是「蠱」了。於是苗人們把那隻蠱蟲乾燥後磨成粉末,放在奶類飲料中喝下,可以強身健體,並且 百毒不侵–因為蠱已經是最毒的東西了,所以之後不要說是深山裡的瘴癘之氣,就算是毒蛇咬中了也一樣沒事兒,這也就是為 什麼人說苗人多美女的原因,有養蠱的族群,女子個個皮膚細嫩,白裡透紅,真的非常美麗。 但是他們族裡的人都非常重視信約,如果有人敢做壞事, 他們就會敲起當初喚醒那些蟲的鼓來,這時身體裡的蠱也同時會被喚醒(附註二), 長成千百條蟲,啃吃那個人的血肉,那人最後痛苦而死。 苗族的蠱會在漢人社會中出名,就是曾有過漢人不小心侵入他們的部落,被當地的女子吸引,愛上苗女,最後卻始亂終棄,回到漢人社會不再回來(附註三)。 這種事情發生了幾次,苗族人再也無法忍受,就把蠱粉加在奶中給那些外來人喝,一旦他們傷害了苗人,苗人們就會開始打鼓,送出特殊的能量和頻率,不管多遠,就算那人身在地球的另一端,蠱蟲都能接收到那種頻率而甦醒;因為蠱粉只有放在奶類飲料中才能發揮作用,所以到苗族部落千萬不要亂喝牛奶羊奶,以免被下了蠱都不知道喔。 附註一:要特別說明一下那種樹:那種樹有很特殊的香氣,是各種鳥獸都不敢接近的,所以這種蟲沒有天敵, 他們從幾千萬年以來,就是這樣生存著的,並沒有經過演化;而這種蟲是無性生殖的,所以他們的數量相當少,很難找。 附註二:這種事情我們看來很不可思議,明明那蟲就已經死了呀….但賴教授說,這就像把一把種子灑在地上一樣, 如果沒下雨,沒有養分滋潤,種子不會發芽,但一旦雨季來臨,種子就會甦醒而開始成長….這種事對我們而言本來就很玄。這不就跟我們養酵母菌是一樣的嗎? 酵母菌平常或冷凍或乾燥包裝,並不會有活性,就像睡著一樣,一旦把酵母菌放在合適的溫濕度環境下,他們就會醒來啦…. 附註三:據言苗女非常單純,一點心機也沒有,男人說愛他們,他們就真的會相 信,並很輕易的就把身心託付給對方….而漢人男子不告而別的很多,可憐的苗女多 會心碎神傷而死去。但那裡不是每個部落都會養蠱的,少數而已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