遊戲王世界

關於部落格
君臨北極之空,全知全能的王者啊,此刻統領星界眾神,展現禰的威光吧!同步召喚,統帥天地神明吧,最高之神,極神聖帝奧丁!
  • 590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尾聲

夜不語詭秘檔案 301 奪命校舍-尾聲一個月後,加拿大蒙特霍布,老男人楊俊飛的偵探社中,我將調查報告整理了一番,然後丟在了他的臉上。   “這是什麼?”他笑哈哈的問。   “明知故問。”我冷哼一聲:“這次事件,我差點死掉。”   “哪次事件結束後你不是這麼說。”老男人打哈哈。   我又是一聲冷哼:“這一次,是真的差點死掉。對了,那個周華苑的資料調查清楚了沒?你這混蛋,居然連數據都沒有湊齊就叫我去當臥底,員工保險都沒一個,我要真死了,做鬼也不放過你。”   楊俊飛撓了撓頭:“誤會,誤會哈,其實數據本來是很齊整的,可是一不小心少給了林芷顏一迭。”   “你故意的。”我怒道。   “真不是故意!”他眼見我怒氣洶洶的模樣,連忙溜掉了。   老女人林芷顏笑嘻嘻的遞給我一份資料:“給,這是你要的東西。”   我立刻接過來翻看,那上邊詳詳細細的記載了校長周華苑的生平。   他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,費了無數的努力,吃了大量的苦才考取了地方師範大學。可就在就職的第一年,滿懷抱負熱心工作的他,卻被一個吸過毒的壞學生一刀給刺死了,其後,他的未婚妻毫不猶豫的改嫁,就連葬禮也沒有來參加。   至於刺死他的那個學生,據說家裡的關係頗為深厚,最後蓄意謀殺變成了精神病發作,被無罪釋放了。周華苑的雙親因為這件事悲痛欲絕,活活的氣死在了葬禮上。   仔細將數據看了幾遍,許久才合上,我嘆了一口氣,“這麼說,其實那個周華苑早在十年前就已經死了。而他的屍體,是被村民埋在附近的山林裡的。可是因為某種原因,卻移動到了死人谷中的某棵大樹下?”   “不錯。”林芷顏點點頭:“纏繞著他棺材的大樹也是很有名堂的東西,要不要姐姐我告訴你?”   “不用,這個我也知道。”我不屑的道:“那棵樹應該是死嬰樹,學名垂死衛矛,因為它在五、六月份開花後,會散髮出像是嬰兒屍體的惡臭而得名的。   全世界原本應該僅存兩棵,其中一棵在山西農大中。可這種樹不管怎麼長都不可能長到那麼高大粗壯,所以我認為,那棵樹,肯定是因為某種原因而變異了。”   林芷顏有些驚詫:“看來你確實知道的比我多。”   “當然,我是誰。”我坐在椅子上,盡量將身體舒展開。   “我有個想法,一個關於那個學院和當地死人谷的猜測,只是不知道對錯。首先假設在某種地質活動中,一片死嬰樹被埋葬在了深深的洞穴中。大量的樹都因為沒有陽光而死掉了,只有一棵頑強的活了下來。   它因為某種原因而長高長大,分出八根枝椏碰觸到了頂部的八棵榆樹上。死嬰樹將榆樹的樹根扼殺掉,然後替代了它們根部的作用,讓榆樹產生光合作用而令自己產生養分。這也是為什麼我會覺得,那些榆樹上會有分櫱的跡象。   再然後,周華苑的屍體被同樣的地質運動移到了死人谷中,恰好落到死嬰樹的根部。樹木將石棺中的屍體判定為養分,分出一部分樹根纏繞住了它。就在這時,一個人慘死後強烈的怨氣與不甘,和死嬰樹求生的本能產生了共鳴,樹與屍體之間開始合作。”   我笑了笑,“很詭異是吧,每種生物都有求生的慾望。死嬰樹想要得到充足的養分活下去,而周華苑卻想報仇,他的怨氣讓一切都扭曲了。   於是他透過死嬰樹的開花結果而活了過來,創辦了華苑不良行為教育中心。這樣一來可以為樹提供養分;二來,也可以報復天下所有的壞學生。其實那所學校,所有的管理層和教學層都是傀儡而已。”   林芷顏疑惑道:“一個人的怨恨真的能大到那種程度?可為什麼他又要讓離開學校的孩子殺掉自己的父母?”   “關於這個,我也有個猜測。”我頓了頓,輕聲道:“一棵樹,在滿足了養分的需求後,恐怕要求就會和人類一樣。”   “什麼意思?”她不解道。   “那就是繁殖。”我站了起來:“殺掉父母,或許是以某一種方法播種。那棵死人樹已經完全習慣了人血的營養,它的種子,恐怕也需要人血滲泡才能發芽吧。”   林芷顏猛地打了個寒顫,從椅子上飛快的跳了起來:“奶奶的,我必須要去查一查。”   她剛走到大門口,突然回過頭來,衝我詭異的一笑:“對了,你這次的女朋友很有些意思。你想不想知道為什麼她會被送進那個死亡學校裡?”   “不想知道。”我端著酒杯的手一愣。   可這死女人卻自顧自的說道:“她的真名叫做黎諾依,確實是書香門第出生。父母做香水生意,做的還很大,不過因為一次車禍而雙雙去世了。   她某個無良的親戚為了搶奪這女孩的遺產,乾脆以她品德有問題將她送進了那學校。嘿嘿,不過這件事我插了一手,那無良的親戚就進了監獄裡。怎樣,還不謝謝我。”   我冷哼道:“你這個人真會那麼好心?”   “切,沒意思。”   林芷顏搔首弄姿的道:“其實那女孩資質不錯,是個接班人的材料,我稍微透露了點你的身份和工作地址,嘿嘿,看來這一次有好戲看囉。”說完便逃也似的快步溜掉。   我無奈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,將手中的高腳杯舉到和眼睛平齊的地方。視線透過杯中的紅酒,投射向高高的天空之上。   ※※※※   同一片蔚藍的天空下,大陸的彼端。   一個總是帶著恬靜笑容的女孩,正抱著一大堆的參考數據走出圖書館。她旁邊的女孩呱噪的不斷在說著什麼:“諾依,為什麼你突然決定要考到加拿大去?”   黎諾依微微一笑:“沒什麼,那裡有一個我必須要去的地方,有一個人我放心不下。”   “誰,你的男朋友?”   “不,只是個不聽話的社員而已。”   她抬起頭,望著藍的令人心痛的天空,眼角突然有一絲淚水流了下來。太平洋的彼岸,有他,有這輩子永遠都丟不棄的決心。   他,是我這輩子的幸福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